凹凸曼(・ω・)ノ

论兔子与掠风窃尘的兼容性(8)

  楼上丁零当啷一阵响,随即杀无生房间的门哐地一声开了,凛雪鸦被推了出来,跌跌撞撞退了几步撞在走廊的柱子上,随即一把剑飞出来扎进了凛雪鸦脖子边的柱子上,随即传出了杀无生有点崩溃的声音:“滚!”   凛雪鸦靠在柱子上低垂着眉眼,第一次有了点狼狈的感觉。

  楼下几人在吃早饭,听到声音都忍不住伸长脖子去看,看到剑飞出来又缩回了脖子,小夫妻吵架,还吵得这么凶,最好别管。  

   事情要从一大清早说起。   早饭杀无生说自己不吃,待在房间里不出来。凛雪鸦端了早饭送上去,将托盘放下,道:“无生,不吃早饭对身体不好。”杀无生靠在桌边,看着凛雪鸦的一系列动作,眯了眯眼:“凛雪鸦,你到底想干什么?想拉拢我没必要装模作样做到这个地步。” 

  “无生,我可是真心的,怎么能说我装模作样呢?实在太伤人心了。”凛雪鸦道。“闭嘴,我不想听这种话。我从一开始就不明白,为什么你的态度转变得这么快。”杀无生道,“还是说你觉得用这种方法故意这么对我我就会放过你?”   

  “无生,你这就真的误会我了。”凛雪鸦收起脸上一贯的笑容,认真地看向杀无生的瞳眸,“我这么做,当然是因为……”凛雪鸦上前几步,趁杀无生有些分神,抱住了他,在他耳边叹息般轻语:“我喜欢你啊。”

   杀无生全身一颤,脸上闪过一丝挣扎,随即一把推开他:“胡说八道!”凛雪鸦没有抵抗,被推开后退了几步:“这回是真的啊无生。”“你觉得我会信吗?!”

“为什么?你不是喜欢我吗?”   杀无生几乎被气笑了:“喜欢或者不喜欢又有什么分别?那都是我自己一厢情愿不是吗?还是说你觉得友情绑不住我了,想换个方式?”“现在已经不是一厢情愿了啊,无生。”“闭嘴,我不想听。你到底又想干什么?!”

   凛雪鸦难得有点委屈,还有点无奈,早知道他就不骗他骗得这么凶残了:“无生,这真的是真心话啊。”杀无生转过身不再看他,努力平静自己:“够了,如果你还想要我帮你,那就出去。”   

“无生,你不是喜欢我吗?为什么你不相信我?”“你觉得我还敢相信你吗?”杀无生攥紧了手,“再说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欢你?”

“你不喜欢掠风窃尘?说实话啊无生。”

   “喜欢又怎么样?!”杀无生再转过身,一把抓住凛雪鸦,将他压在桌子上,眼里仿佛燃烧着业火,“是,我喜欢那个和我把臂同游的掠风窃尘,但是又怎么样?你是他吗?!”凛雪鸦没有挣扎,感觉到杀无生的手还有点抖,忍不住握住了他的手指。

   杀无生一把甩开,放开凛雪鸦,拿手捂住自己的脸,笑出了声,一如凛雪鸦变成兔子的那天晚上:“也是,我喜欢上的根本就是一个精心制造出来的骗局,我臆想出来的那个掠其实根本就是一个幻影,根本就不存在不是吗。”

   “无生,不是的,我就在这里啊。”凛雪鸦道。“我认识的那个掠不会将我扔在剑英会上看我的好戏,你不是他!”杀无生一把将他推出房门,“滚!”

   于是就造成了刚刚的局面。

   “真是烦恼啊。”凛雪鸦拿烟管敲了敲自己的头,“我好像失恋了。”情敌还是自己。凛雪鸦在心里补充6道。

   几人互相看了一眼,默契地拉开话题:“鬼鸟公子,你们昨天出去买什么了?”“啊,这个啊,我听说这里有一个有名的赌石场,去买了块玉石。运气不错,看见了一块罕见的紫罗兰。”凛雪鸦拿出一块深紫色的玉石,放在手中转了转,“还是和无生发色很像的皇家紫。”   
 

  手中玉石已经初具雏形,卷残云问道:“这是要做什么啊?”“看着像是笛子?”丹翡道。“是的。”凛雪鸦又转了转笛子,低眉笑了笑。   

 莫名觉得气氛有点粉红,几个人跑了个一干二净,只有殇不患算是助人为乐:“你还是道个歉吧,总会有点用处。”“多谢殇大侠,我会解决的。”嘴上说着轻松的话,凛雪鸦却在心里叹气,他和杀无生之间的事要是能靠道歉解决就好了。
   
  没多久凛雪鸦听到了下楼的脚步声,迅速收好手里的玉石,冲杀无生微微一笑:“无生,准备好了吗?我们要去码头了,接下来的路都是水路。”杀无生神色恍若冰封,凛雪鸦站起身:“虽然你可能不想听,但是我还是要说,刚刚我说的话没有骗你。”

  但杀无生只是冷哼一声。凛雪鸦:“无生,我现在是以真正的凛雪鸦的身份对你说,我喜欢你。”

  杀无生却没有停顿,径直离开。虽然神情冰冻,但内心有多复杂也只有自己知道了。 

  于是接下来的几日也都在船上度过。这几日里凛雪鸦对杀无生殷勤得自己都有点不习惯,杀无生已经有些想躲着凛雪鸦了。他怕再不躲,就真的要动摇了。 

  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就一段时间不见,凛雪鸦的态度就转变了,而且还是往诡异的方向。他当然从头到尾都没有相信过凛雪鸦的说辞,只是到底心绪难平。

  但不得不说凛雪鸦撩人技术真的不错,不知不觉间杀无生就已经不怎么排斥凛雪鸦坐在身边了。

  “无生,明天就要登岸了。”“嗯。”
“无生,我上次听你吹笛了,很不错呢。”“嗯。”“无生,你能不能多说几个字?”“嗯。”

  凛雪鸦看杀无生心思明显不在上面的样子,开口道:“无生,你也喜欢凛雪鸦吗?”杀无生仍旧没有什么反应:“嗯。”凛雪鸦笑弯了眉眼,颇为愉悦地抽了口烟。杀无生被袅袅白烟裹了个完全才回过神,看凛雪鸦笑得这么愉悦,皱了皱眉头:“你刚刚说了什么?”“是无生自己没有听,我是不会再说一遍的。”“随便你。”

  “无生,我说真的,我很喜欢你。”“这种话多说无益。”“好好。”凛雪鸦颇为敷衍地点点头,继续问他,“无生,如果到了七罪塔,那么我们必然要和蔑天骸一战,无生能不能答应我,量力而行?”“什么意思?”“就是无生你如果不是蔑天骸的对手,及时收手,不要以身徇道。”“为何?剑道是我一生的追求,我不可能放弃。再说你为什么要阻止我?我死了你的命不就保住了?”

  “无生,我再说一遍,我喜欢你。”凛雪鸦凑近杀无生,和他额头抵额头,“所以我绝对不可能看着你去死,你明白吗?”杀无生看着他凑得极近的眼眸,几乎要溺毙在那片猩红之中,一时竟也没有挣脱。“无生……”凛雪鸦脸上是叹息般的温柔,“答应我,不要死。”

  凛雪鸦起身离开,杀无生只感觉一阵烟草气息拂过。“无生,你死了我真的会很伤心的。”
——————————————————————————————————————————————

怎么说呢,在B站看了一个凛杀《我的一个道姑朋友》视频,哭得死去活来,总觉得就算凛雪鸦怎么补偿杀无生杀无生还是亏的……所以我要拼命在这篇文里塞糖,弥补一下我的小心脏。对了还有一位UP主剪的神视频《爱情的骗子我问你》实在不能更赞,推荐各位同好去看看

评论(2)

热度(29)

  1. 秩序圣神凹凸曼(・ω・)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