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曼(・ω・)ノ

祖母悖论(1)

标题和正文并没有什么大关系,其实标题应该叫做“同人凛杀和原著凛杀的区别”……以及毫无逻辑的脑洞,一切只为自己爽,所以细节不需要太在意
以及ooc预警,疯狂的ooc预警
——————————————————————————————————————
凛雪鸦推门看到屋内的景象时,是愣了一下的。
紫发青年半躺在身边合着眼,表情宁静,头上的白色羽饰在秋风中猎猎飘动,仿佛一只振翅欲飞的蝴蝶。
  是杀无生。
  凛雪鸦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追过来的,但此时暂时没有想要窃取的目标,也就不介意陪杀无生浪费浪费时间。
  所以他没有转身就走,而是直接走进了房间,坐到了杀无生对面。
  很奇怪,杀无生并没有要醒来的意思,倚着手臂睡得安踏,掠风窃尘摇了摇头。
  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杀无生这样追杀人的,居然能在仇家房间里睡过去?且不说他现在溜之大吉杀无生都不知道,就算此时他幻出烟月刺他一剑都不成问题。幸亏他没有杀了杀无生的想法,不然按杀无生这性子,都不知死了几回了。
  窗外秋风凛冽,似乎马上就要下雨了。掠风窃尘抽出烟管,换了里面的烟丝吞吐了几口,才放下烟管,解下外面罩着的华丽外袍,轻轻地搭在了杀无生肩上。
  哈,等杀无生醒来看到自己睡在仇家身边,身上还披着自己的外袍,表情会是什么样子?一定很有趣。凛雪鸦心想。
  这种时候按照杀无生的警觉性本应该早就醒了,但是他没有。虽然动了动,但是他并没有睁眼发难,反而往袍子里埋了埋,又睡了过去。
  这就有点诡异了。
凛雪鸦重新看向杀无生,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更没有什么伪装的痕迹,倒是脸颊似乎稍微丰润了些。
  他记得他们最近的几次见面杀无生都是一副杀气腾腾见人就砍的模样,倒是很久没有见过他脸上出现一点稍微柔和一点的表情了。每次见面杀无生整个人都是苍白的,一看就知道没有好好照顾自己。
尤其是剑英会后他第一次找到自己时,整个人瘦得吓人,脸色可以说是惨白,似乎是伤还没好就开始找他了。杀无生脸上本就缺少血色,所以看上去有些青白,看上去甚至有些摇摇欲坠,活像刚从坟墓里爬出来的僵尸。
  但是这并不能让凛雪鸦生出什么后悔愧疚的心理,所以他还是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但不知出于什么心理,留下了一些伤药,不过按杀无生的性子,应该已经扔掉了吧。
  现在仔细看看,杀无生脸上终于有了几分血色,表情宁静,看起来也没有那么阴鹜了,虽然有半边面饰遮着,但也挡不住他的俊逸。谁能想到闻名天下的杀手恶人长得这么好看呢。
  不过无生什么时候学会照顾自己了?掠风窃尘心想,又摇了摇头,自己为什么要在乎这种东西。
  没多久,凛雪鸦突然注意到杀无生靠近锁骨的地方有一抹绯红。那抹红色隐没在紫发中看起来不大分明,但是凛雪鸦饱经人事,心里已经猜出了大半。但他还是伸出手想拨开杀无生颈边的紫发,想看个清楚。谁知刚刚要触碰到的时候杀无生突然睁开了眼,正好和他四目相对。
这就很尴尬了。
凛雪鸦的手迅速收回,坐回了原来的位置,握紧自己的烟管,勾唇一笑:“好久不见,无生。”
很奇怪,杀无生脸上没有暴怒的神色,只是微微皱眉,有点无奈的样子:“掠,你又要干什么?”
掠?阔别了快一年的称呼现在听起来有点可笑。而且他居然没有挥剑砍过来?
但是凛雪鸦是一个很会顺坡下驴的人,他顺着杀无生的话回答道:“我想看看你的脖子而已。”
“脖子?”杀无生不明白他的意思,还是拨开了脖子边的紫发,露出自己苍白光滑的脖颈,“我脖子上有东西吗?”
  没了遮挡,那抹红痕就更加鲜明。凛雪鸦也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他讥诮地笑了笑:“想不到无生现在居然对风月之事感兴趣了,我还以为无生眼里只有剑道呢。”杀无生皱着眉看他,显然没明白他的意思。
  凛雪鸦:“听不懂?无生你不如去照照镜子,看看你的脖子边的吻痕。我倒是很好奇是哪个女子这么有魅力,连无生都能拿下。还是说无生你现在已经失去斗志沉溺风月了?”
话刚说完一道凌厉剑气迎面而来,凛雪鸦没躲,直接用烟管化解了攻击:“无生这是被我说中恼羞成怒了?”
  杀无生表情阴沉,用剑尖指着他:“闭嘴,你不是掠,掠不会连自己昨天晚上做的事都不记得。”
短短的一句话包含的信息量有点大。
  凛雪鸦的一直完美的表情终于出现了一丝崩裂:“哈?”
另一边。
  掠风窃尘推开门,手里抱着一个纸袋子,看起来心情颇为不错的样子:“无生,我回来了。我还给你带了……”
话还没说完一道剑气迎面而来,掠风窃尘躲闪不及,被削下了几缕银发。面前杀无生虽然面无表情,语气里却满满的都是咬牙切齿:“凛雪鸦,你居然还敢主动出现在我面前?!”
  掠风窃尘看着面前的杀无生,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他不知道他出门买了个栗子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以至于一进门就被杀无生差点砍成两半。
  “无生,你怎么了?”掠风窃尘一边躲开杀无生接下来的攻击,一边问。但杀无生无视了他的问话,攻击一次比一次凌厉。
  几轮攻击下来,掠风窃尘意识到杀无生并没有跟自己开玩笑,所以他三两下闪避到杀无生身后,禁锢住杀无生的双臂,将他扣进怀里,并伸手摸上了杀无生的脖颈和耳后:“果然没有面具……”
  杀无生剧烈挣扎了两下,但是挣不开。他干脆也就不动了:“说自己只会幻术果然是假的。凛雪鸦,你到底还骗了我什么?!”
  掠风窃尘没有回答他,将手伸到了他的腰侧,不轻不重地捏了一把。杀无生只感觉腰侧一阵酥麻,连带着整个人都有些软,:“你!你干了什么?!”
  “连敏感带都一样……”掠风窃尘放开他,看到他迅速闪避到房间对面,还是拿着剑指着自己,忍不住摇头:“你是无生对不对?能冷静下来听我说几句话吗?”
  ————————————————————————————
短小但没有精悍的一章,第二季开播但是没有无生实在太痛苦了……忍不住新开了一个坑

评论(20)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