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曼(・ω・)ノ

论兔子与掠风窃尘的兼容性(番外)NG小剧场

1.“怎么不吃?生病了?”杀无生把兔子提溜起来上下看了看,手里的兔子拼命挣扎,“啪叽”一声,后腿蹬到了杀无生脸上。杀无生:“……”
2.杀完最后一个人,杀无生看了看一身狼狈的兔子,用没有握剑的那只手戳了戳兔子的额头:“早知道就不带你来了。”谁知道用力过度,兔子直接从肩头咕噜噜滚了下去。
3.杀无生摸了一把兔子头顶的兔毛,摸了兔子一头的水,刚擦干的兔子又湿透了。
4.兔子一口咬住杀无生的脖颈,杀无生浑身一抖,清醒过来,条件反射地一把把兔子掀开了老远。凛雪鸦:“……”
5.凛雪鸦拉回自己的爪子,又“啪叽”一下黏回了杀无生身上,但是趴的位置不太对,趴在了杀无生的胸上。
6.“无生你是想要我背你出去还是抱你出去呢?”“都不要,滚。”凛雪鸦:“难道是扛?!不行无生这样太毁形象了,我是不会答应的。”“滚!”
7.“为什么我看着他们俩这么亲密很开心呢?”丹翡道。“因为护印师小姑娘你是个腐女啊。”刑亥道。丹翡:“?????”
8.凛雪鸦被推了出来,跌跌撞撞地退了几步撞在走廊,谁知走廊栏杆太脆弱,凛雪鸦撞破栏杆摔了下去。杀无生:“?!”
9.“这正是同伴之间信赖与羁绊的证明。怎么样,我鬼鸟挑人的眼光不错吧。”众人:“科科。”
10.“不过无生你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低低地笑了笑,“虽然现在我真的有点想做,但是没有工具真是可惜啊。”杀无生:“?!!!”
11.凛雪鸦看着房内的布置:“没想到森罗枯骨居然会布置成这个样子。新房啊……”杀无生:“……”凛雪鸦:“那不如我们现在就拜天地然后洞房吧。”杀无生:“滚!”
12.凛雪鸦给杀无生束发,然而真的将他的银发一起编了进去:“无生,我不小心把自己的头发也弄进去了。”杀无生动了动,扯到两人相连的头发,两个人痛得齐齐“嘶”了一声。
13.殇不患摸着兔子脑袋:“无生,你不看看吗?”杀无生低头看了一眼兔子:“没兴趣。”然后转身走掉。
14.杀无生小心翼翼地一点点靠近凛雪鸦,即将嘴唇相碰的时刻,鼻尖却撞在了一起。两人捂着鼻子看着对方,凛雪鸦:“……这种事以后还是我主动吧,无生。”
——————————————————————————————
想写肉,但是不会写……而且写了也不知道怎么发出来……

评论(1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