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曼(・ω・)ノ

论兔子与掠风窃尘的兼容性(完结章)

  看着凛雪鸦待在自己身边,杀无生心里的弦还是松了下来,说话的语气也似乎松了一点:“你回来了。”
  凛雪鸦轻笑,扣住他的腰,靠在他肩上,银发瀑布般散了他一身:“无生,抱歉让你久等了。”“……没什么。”
  凛雪鸦:“谢谢无生这么宽容。”凛雪鸦停了停,往他耳朵吹了口气,“我昨天晚上回来,看到无生你睡在这里等我,我心里真的很高兴。我从来不知道无生你这么思念我。”
  “对了,无生,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什么?”凛雪鸦问道。杀无生垂眼:“不知道。”
  “是你那份纯粹。”凛雪鸦笑,“无生你是那种对自己认定的道路绝不后退的人吧?即使以身殉道,也心满意足。你对剑道的执着真的很让我羡慕。虽然你那天硬是要挑战蔑天骸让人很困扰,但是那份执着实在太招人喜欢了。”
  “什么意思?”
  “但是对我来说想要找到一件让我一直保持狂热的东西太难了。虽然虚伪和欺骗能让我感受到一时的满足,但是得到宝物之后还是会陷入无限的空虚之中。我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填满这种空虚感,所以才要不断地去盗取他人的珍贵之物。”凛雪鸦这次没有拿出烟管,只是握住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
  “但是无生似乎完全不会有我这种困扰。因为无生总是在追求剑道的路上,也就从来不会迷失自己的方向。
  “无生,你完全不知道,你追求剑道时那自信又满足的表情到底有多迷人。每一次我看到的时候都会忍不住想,如果你所追求的不是剑道而是我的话,那该有多好。”
  “不过现在不同了。”凛雪鸦将脸埋进杀无生肩膀上的毛,“只要我靠近无生你,那种空虚感就会消失,只剩下满足。我想我终于找到了我想找的那个让我一直保持热情的宝物了。所以为了不让那种空虚感继续困扰我,我是不会让无生你离开我的。”
  “当然这是我最近的想法。”凛雪鸦又补充道,“最初对无生你动心其实是因为你的感情。”
  “什么……!”“不要这么惊讶,无生。无生你的感情确实隐藏得非常好,我在那三年里都没有发现。但是后来机缘巧合之下我意识到了,这才发现你的感情原来这么沉重。”
  “无生,你宁愿折磨自己,也不将这份感情传达出来。一边恨我偷走了你的珍宝,又一边抓着那些回忆不肯放手。恨意也是真的,爱意也是真的,说实话我真的没见过像你这样纠结的感情。不过也正是这样纠结的感情才会打动掠风窃尘。
  “不过现在想想当时的我真是有点傻,哪有恨意可以持续这么久,还驱使你追杀我一年,能做到这个的,明明只有爱啊。
  “不过当时的我不明白,等到看到你因为对我的执念做出的一些让人无奈的事之后,我就不知不觉动了心。
“后来对无生你告白被拒绝虽然也是意料之中,但是我一直以为是因为无生不肯原谅我做过的那些事,觉得我又是在算计你。但是我没想到虽然大概方向上没有问题,但是却搞错了出发点。
“无生你确实不相信我,但是不相信我的原因却是不相信你自己。你不相信会有人对你动心,你甚至潜意识里相信自己只配与血腥黑暗为伍,只能一辈子生活在阴影下。虽然渴望温暖,却没有期望过自己得到温暖。
  “是我的错,我没有想到那件事对你的影响那么深。对不起,无生。
  “其实想一想端倪一开始就存在,比如说你虽然默认我对你做一些亲密的事,但是神经一直都绷得很紧,当时束发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你的身体有些僵硬。你从一开始就做好了我随时会丢下你离开的准备对不对?”
  杀无生没办法否认。他确实是这么想的,虽然默许了凛雪鸦的所有行为,甚至期望他那样做,但是他也告诉自己这个人随时会离开,至于之前发生的事就当做自己的一场美梦好了。
  “无生不回答那就是默认了。”凛雪鸦道,接着无奈地用手指肚蹭了蹭杀无生的脸:“傻无生。”
  “无生,我从一开始就说过,我是真的喜欢你。我是不会拿自己的感情去行欺骗之事的,虽然曾经偷过一些人的心,但是我从来不会说我喜欢她们。
  “所以无生,安下心来吧,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
  此时两人距离很近,杀无生近乎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凛雪鸦的神色。凛雪鸦看着杀无生像一只猫儿一样试探着自己,只要自己露出一点点不自然的神色,就马上逃走。所以凛雪鸦直视杀无生的眼睛,一点也不躲开。
  最后杀无生苍白的唇瓣轻轻地落在了凛雪鸦的唇角。
  凛雪鸦没有动,只是微微张开嘴,任由杀无生的舌头滑进自己口中,毫无章法地搅动了一通。最后杀无生退了出来,气喘得厉害,也不知是憋的还是紧张的。
  “无生,闭上眼睛。”说着吻了上去,熟练地撬开杀无生的齿关,缠住了他的舌尖,一只手按住杀无生的后脑,一只手扣住杀无生的腰身,将他拉近自己。
  但与前两次亲吻不同的是,杀无生有了反应,不再是一昧地默许,不仅手臂环住了凛雪鸦的腰,舌尖也笨拙的回应起来。
  一吻结束,两人互相抵着额头低低喘息。凛雪鸦:“无生,我喜欢你。”就在凛雪鸦以为一如既往不会得到回应时,对面传来了一声低低的“我也是。”凛雪鸦笑了:“那真是太好了。”
  再次抱住杀无生:“无生,无论是作为过去的那个掠风窃尘,还是现在的凛雪鸦,我都会一直陪在你身边,所以不要担心。”“……嗯。”
  ……
“喂,我这是要去找地方处理这些神诲魔械,你们跟上来干什么?”“殇大侠不要这么冷淡啊,好歹也是曾经并肩战斗的同伴,一起同行还可以互相照顾不好吗?”
  “这不是重点吧?!你们两人一起跟上来我很困扰的啊,再说就你们两人不好吗,为什么非得拉上我,我还不想无缘无故长针眼。”“没关系殇大侠那种时候无视我们就好了。”
  “喂无生,你也不管管吗?”“和你同行也没什么不好。一定会有许多剑术高手来抢夺你的神诲魔械,正和我的剑道。”“无生怎么连你都……算了一起就一起吧,真是的。”殇不患转身夹着伞走了,“每天都要经历那种觉得自己多余的感觉真是要命……”

——————————————————————后记
很久之后杀无生终于从凛雪鸦嘴里撬出了自己暴露感情的原因,当知道那天自己抱住的雪牙就是凛雪鸦而且还被凛雪鸦抓住了所有黑历史后简直羞愤欲死。
于是他三天没让凛雪鸦上他的床。
  “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无生为什么会养兔子而不是别的宠物呢?”
  “……和你很像。”
  “很像?”凛雪鸦想了想白兔的样子,顿时了然。
  都是白毛红瞳么。
  “不过无生以后有我陪着当然也就不需要兔子了吧?”“……嗯。”

评论(3)

热度(25)

  1. 秩序圣神凹凸曼(・ω・)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