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曼(・ω・)ノ

论兔子和掠风窃尘的兼容性(10)

  魔脊山上鬼雾弥漫,一片荒凉。

  “原来这就是魔脊山,让我想起了令人怀念的魔界。”“是啊,这景象真不像人间所有。”凛雪鸦说着,拉起了杀无生的手。杀无生挣了两下没挣开:“你干什么?”“哎呀,看到这种景象会害怕是很正常的吧?”凛雪鸦说着胆怯的话,脸上却是奸计得逞的笑容,“所以只好拉着无生的手壮胆了。”

  “那我们今天就在这里休息吧,明天再去闯三关吧。”殇不患道。于是几人就就地休息了。

  其实几人各怀心思,都没有怎么睡。凛雪鸦拖着杀无生离开营地,说是和杀无生有话要说,怕打扰其他人。

  于是两人到了远处的草丛边,却听到金属破空的声音。原来是丹翡在练剑。

“好险好险,我还以为被发现了呢。”凛雪鸦浮夸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杀无生都懒得戳穿他,但是凛雪鸦懒懒地歪到了杀无生身上:“无生态度好了很多啊,我真是高兴呐。”杀无生看了看肩膀上的某人,没有挣脱。

  于是凛雪鸦得寸进尺地握住杀无生的指节,继而和他十指相扣:“无生,你今天见到蔑天骸有什么想法?” 杀无生认真思考了一会儿:“很强。”“你还是要挑战他?”“……”

  “好吧好吧。”凛雪鸦扣紧了他的腰肢,“无生你这样真是让人烦恼。还好我还有二手准备。不过无生可要答应我,一直跟在我身边才行哦~”“不然我应该和谁一起?”“说得好有道理啊……”凛雪鸦又往他靠了靠,“那真是太好了。对了,无生,到了七罪塔,不管见到什么都不要太惊讶。”“……嗯。”

  凛雪鸦笑得更开心了,手上轻轻用力,两人一起倒在了草地上。杀无生这时候才发觉这姿势有点危险,看到凛雪鸦纤长的睫毛几乎要刷在他的脸上,不由得有点慌乱:“你干什么?”

  凛雪鸦伏在杀无生身上,使得两人气息相闻,几乎交缠在一起:“我好开心啊,无生。不过无生你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低低地笑了笑,眼里流光溢彩,“至少现在不会。”

  “我现在更确定我的心意了。”凛雪鸦轻笑,“只要靠近无生,我就满心愉悦,而且……”蹭了蹭杀无生,“即使现在靠得那么近,还是忍不住想要更加靠近。这种心情根本无法抑制。”

  “还能怎么靠近啊,你赶快从我身上下去……”杀无生挣扎了两下,就被凛雪鸦扣住了手腕,杀无生发现凛雪鸦的力气居然比他还大,根本挣不开,完全不像是一个普通的盗贼,“你的力气怎么这么大?”

  “嘘……拜托无生现在安静一点。”凛雪鸦的声音仿佛在蛊惑,杀无生鼻尖都是淡淡的烟草味,眼前是凛雪鸦幽深的红色瞳眸,眼神迷离了一瞬,然后就被堵住了嘴。

  舌尖交缠,凛雪鸦按住杀无生的后脑不让他挣脱,加深了这个吻。杀无生开始还睁大眼看着他,后来就慢慢地闭上了眼。

  最后两人气喘吁吁地分开,对视了一会儿,凛雪鸦又忍不住再次吻了上去。

  “我生不生儿子与你何干?!”丹翡难得粗鲁一次,转身跑掉了。杀无生听到耳边突然炸响一声叫,这才想起来自己在干什么,用力地咬了凛雪鸦一口。凛雪鸦这才分开。

  “嘶”凛雪鸦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好痛啊无生。”杀无生转过脸不说话,不过凛雪鸦看到了他通红的耳尖。好想咬一口啊。凛雪鸦想着,但是太过火了无生一定会生气的。

  真是可惜啊。凛雪鸦松了松杀无生,躺到他旁边,握住了他的手:“无生,睡吧。明天还要战斗呢。”杀无生没有挣开,默默地看着漆黑的夜空。

  “丹翡妹妹,等等啊!”卷残云手足无措,叹了口气,追了上去。

  “小孩子的恋爱啊……”凛雪鸦感叹道。杀无生:“确实。”凛雪鸦转头看着杀无生的侧脸,忍不住将他抱进怀里:“无生,睡吧。”

  于是第二天一群人除了殇不患一路划水,通过了前两关。到了第三关殇不患果然忍无可忍,要自己单飞。当然善良的护印师小姐是不会允许的,于是他跟了上去。“前面太危险了,我和你一起。”凛雪鸦说着,拉起杀无生的手腕,“当然无生是要和我一起的。”

  “喂,你把他带走了,要是你想偷偷开溜怎么办?”刑亥道。凛雪鸦从杀无生腰间取下回灵笛,扔了过去:“这下放心了吧。无生,我们走。”当然最后一句是对杀无生说的了。

  于是几人搭乘魑翼直接到了七罪塔。

  于是凛雪鸦很快又耍了小把戏,让殇不患和丹翡自相残杀,进了蔑天骸的铁笼。蔑天骸看了看得来的剑格:“原来如此。可恶,干得不错啊,掠风窃尘。”

  熟悉的叫法,杀无生垂下眼,似是想起了什么。凛雪鸦站在杀无生身边,心安理得地吞云吐雾。

   殇不患和丹翡被带走了。杀无生拔出背后的双剑。“哦,你是要挑战我吗?”蔑天骸的手也搭上了剑柄。

  交手三招。凛雪鸦握住了手中的烟管。

  战五回合。凛雪鸦晃了晃烟管,一片白羽闪过,烟月出现。

  最后一招,凛雪鸦一把拉开杀无生,将他揽进怀里,用烟月格住了即将刺进杀无生胸膛的渎世。

  “哎呀哎呀,”凛雪鸦挡着剑,还是很轻松的样子,“差点就赶不上了。无生,你果然一点都不听话。好了,胜负已分,无生你也应该满意了吧。”

  杀无生看着那把线条优美的长剑:“你?!你会使剑?!”“此剑名为烟月。”凛雪鸦道,“不过无生,我们的事情等会再处理好不好?”

  “森罗枯骨,就此停手可以了吗?”凛雪鸦道,“无生,你也冷静,我还和他有交易。”杀无生听到这话挣扎起来,凛雪鸦一用力,带着杀无生退后几步,环住他的腰:“怎么了,无生?”

  凛雪鸦想了想:“莫非无生吃醋了?”“胡说!”“不是?那无生怎么生气了?”凛雪鸦将头埋进杀无生的颈窝,“无生可不要口是心非啊。”

  “……”蔑天骸看着这两人,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多余,嘲讽道:“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掠风窃尘和鸣凤绝杀居然是这种关系。但是我可听说你在鸣凤绝杀剑下狼狈逃窜了快一年,但是现在看起来剑术也不是不能看啊。”

  “宗主当然不懂,这也是情趣的一种啊。”

  “……”

——————————————————————————————————————————————————————

强行放了福利,因为我要离开一段时间,所以强行加快了剧情

评论(10)

热度(33)

  1. 秩序圣神凹凸曼(・ω・)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