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曼(・ω・)ノ

论兔子与掠风窃尘的兼容性(9)

  船马上就要靠岸了。

   船上几人各怀心思,站在船头看着渐渐出现的岸头。杀无生低垂着眉眼,看着手里紫色的笛子。笛子看起来十分精致,雕着繁复的花纹。

 这是清早的事了。

“这是什么?”杀无生看着手里的布包。“无生打开看看就知道了。”凛雪鸦道。打开布包,是一支紫色的笛子,泛着温润的光芒。笛子上还有繁复的花纹,杀无生拿着笛子转了转:“这上面是什么?”

 凛雪鸦低头,笑得低回婉转:“百鸟朝凤。”杀无生再仔细看了看,花纹繁复光滑,精致无匹。一只凤鸟盘旋在笛子上,栩栩如生。还有许多叫不出名字的鸟雀团簇在旁边,看起来就花了不少心思。

  就是看着有点眼熟,他是和凛雪鸦一起看着那块原石被割开的:“这是你那天买的?”

  “是的。无生喜欢吗?”凛雪鸦道,“本来做一支红色的,不过想想那个颜色不太好。还好看到了一块紫罗兰。”“为什么?”杀无生轻轻抚着那支笛子,眼中闪过一丝迷茫。“哪里有什么为什么啊。”凛雪鸦眉眼弯弯地看着他,“我喜欢你,送礼物给你不对吗?”

“与其纠结在这个上,无生不如想想怎么报答我。”凛雪鸦道,“我可是做了好几天呢。”“……”杀无生不说话,他居然还真的有一瞬间想给他道谢是怎么回事?

  “开玩笑的。”凛雪鸦道,“只要无生喜欢就好。当然忘记剑英会上的事情就更好了。”杀无生没说话,低着头看着手里的笛子,目光就和凛雪鸦观察到杀无生看兔子的眼神一模一样。

  凛雪鸦就在他对面看着他,突然想起来这个带着眷恋的目光他其实见过。就在剑英会上,每一次杀无生赢得比赛后进到房间时看他的第一眼总是这样的目光。但那时他沉浸在珍宝即将到手的喜悦之中,没有在意过。

  “为什么?”杀无生突然开口,凛雪鸦一愣:“什么?”“假使你说的是真的,为什么你会喜欢上我?不要告诉我你做了个梦,突然就发现自己喜欢上我了。” “如果我说是,你信吗?”凛雪鸦笑笑,伸手握住那支笛子,“无生,这支笛子上雕的是什么?”

  “你不是说是百鸟朝凤吗?”“是啊。百鸟都要朝凤,我可是雪鸦呀。”凛雪鸦低低地笑,“当然喜欢凤鸟啊。对不对,鸣凤?”“是鸣凤绝杀。”“鸣凤更好听啊,无生。”“……不要拉开话题。”

  “……无生,可是这个问题我也不是太清楚啊。”凛雪鸦轻轻叹了口气,“我也想过很多次到底是为什么,但是怎么都想不清楚。我想大概是我看不透你吧,无生。” “什么意思?” 

  “无生,我曾经以为你把我当友人,全心信任,仅此而已。但是没想到你会喜欢我,或者说那个掠风窃尘。”凛雪鸦低头转着自己那支华美的烟管,“原本那三年无生你喜欢上掠风窃尘我也不会太惊讶,毕竟喜欢上掠风窃尘的也不少。但是我唯一不明白的就是,为什么剑英会之后你还会喜欢我,明明我骗了你不是吗。”

  “我也不是很明白……”杀无生也低头看那支笛子。“那么无生不明白的事,我也不清楚不是很正常么?所以无生,你暂时相信我好不好?”“……”杀无生退后一步,转身想走。凛雪鸦一把拉住他的手腕:“别怕,无生。我不会再骗你了。你无非就是害怕剑英会上的事再次发生对不对?”

  杀无生抽回自己的手,转身离开,凛雪鸦捻了捻自己指尖,似是在回忆刚刚的触感:“没有回答啊……不过无生你还是收下了我的笛子不是么。”  凛雪鸦笑得志在必得:“没关系,无生。我们来日方长。”

  船快靠岸了,当然一行人也看到了岸上黑压压的人群。凛雪鸦站在杀无生身边:“上了岸魔脊山就近在眼前了。但是似乎欢迎仪式也很隆重呢。”杀无生看着人群,道:“对方的头目有两人吗?砍了他们两人倒是不费工夫,只是小喽啰太多,到达之前实在懒得动。”凛雪鸦:“我也不想无生受累呐。”

  “哈,没想到天下闻名的鸣凤绝杀居然怂了。”卷残云挑衅。“这样啊。”杀无生将笛子插入腰间,瞟了卷残云一眼,“如果有人先我一步抓住那两个头目,那这个人也许会成为超越我鸣凤绝杀的勇士而扬名天下。”

  “哦——这可是你说的,君子一言哦!”卷残云拿起手中的长枪,耍了个花样。杀无生继续火上浇油:“当然,我会乖乖认输。”

  “好嘞!”卷残云迫不及待地一脚踏上船头,踩着水冲向人群:“让开让开让开!枪之寒赫一展身手的时候到了,都给我让路!”

  “想不到你如此擅长挑拨毛头小子。不如你收他为徒吧。”狩云霄道。“想不到无生还会这么做,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凛雪鸦笑,帮他回答,“但是无生不会想收徒吧?”“是,我不适合收徒弟,一旦觉得他前途无量,我就会想杀了他。”杀无生跟着说。

 这一唱一和的。狩云霄识趣地不说话了。殇不患:“喂喂,那么让他一个人去真的没问题吗?”刑亥:“就算我想帮忙,没有新鲜的尸体也没办法施术啊。”凛雪鸦拿烟管指指岸上,卷残云正在奋力厮杀中:“新鲜的尸体正在陆续增加中啊。”

  刑亥拿出一沓染了朱砂的纸:“那么谁能帮我把这些符咒贴到尸体上?”狩云霄取下背后的长弓:“我明白了。”于是一支支插着符咒的箭飞了出去,刺在了已倒地的尸体上。

  “起舞吧,我可爱的傀儡们~”刑亥站在船头跳起了舞,纤细的脚腕白得晃眼。岸上红色气息飘摇,尸体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加入了厮杀之中。

  有了刑亥死灵术的帮助,卷残云很快来到了猎魅面前:“我们又见面了,凶狠的小姑娘。”“凶狠的小姑娘”猎魅冷哼:“那便接招吧。”

  船上狩云霄提醒杀无生:“眼看要被他抢先了,你不采取点行动吗?”杀无生:“也是时候了。”凛雪鸦:“无生真是心脏呢,那就祝无生首战告捷了。”杀无生:“论心脏谁敢跟你比。”

  这打情骂俏的。剩下的几人互看一眼,默契地集体退后了一步

  卷残云正在和岸上几人对峙,忽见岸上的人齐齐后退了两步:“不,不可能!为什么鸣凤绝杀会出现在此?!”杀无生抱臂站在卷残云面前:“想要抢在我前面,至少要先练好流星步,小子。” 卷残云气得浑身发抖:“你!你好卑鄙啊混蛋!”话还没说完几个玄鬼宗小兵又围了上来。

  杀无生看卷残云左砍右挡地还要抽空瞪他一眼,似乎颇为愉悦:“不不不,这可不能怪我。”

  船上丹翡倒是很开心:“以心传心,大家配合得很好呢。”凛雪鸦则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这正是同伴之间信赖与羁绊的证明。怎么样,我鬼鸟挑人的眼光不错吧。”当然这个时候也只有单纯的护印师小姑娘肯捧场了:“是的。”

  杀无生走向玄鬼宗的两人,双剑都不屑于全部拔出:“那么,你们俩谁先来送死?实在不行两人一起上。”

  “凶狠的小姑娘”看了看欲退的同伴:“蠢货,怎么能临阵退缩!事到如今要让他见识一下玄鬼宗的厉害!”这时杀无生才终于正眼看向了她:“勇气可嘉,但是太过愚蠢。”

  “枯骨·碎腑!”“杀劫·黑禽夜哭!”

  意料之中的,“凶狠的小姑娘”被杀无生一剑刺穿,倒下了:“宗,宗主大人……”“猎,猎魅!”另外一人大惊失色,这时一道紫光,顿时将刑亥的傀儡扫成了碎片。

  “宗主大人!”  蔑天骸取下脸上的面具:“好戏才刚刚开始。”

  船上丹翡最先忍不住了:“蔑天骸!” “他就是蔑天骸?”这是殇不患。“对,他就是人称森罗枯骨,玄鬼宗的头领,蔑天骸。”凛雪鸦虽还有闲心帮殇不患介绍,心里却有点忐忑。杀无生会不会现在就拔剑向蔑天骸挑战?如果自己出手接下来的计划该如何更改?

  “锻剑祠的丹翡,久违了。我虽下令掘地三尺也要把你找出来,但你居然自己送上门来,真是求之不得。”蔑天骸一个流星步到了船头,“想不到守株待兔如此有效,如果你们真想守住天刑剑,拿着剑格躲到天涯海角,多少还有点胜算。”

  凛雪鸦暗暗松了口气,看起来蔑天骸没有现在就开始战斗的打算,自己还可以细细筹备一番。

  丹翡面对杀兄仇人几乎难以控制:“别小看我,难道我护印师还怕了你这个邪魔外道不成?”“呵,你这份愚蠢的自尊肯定会驱使你主动来到我七罪塔,为兄报仇,并夺回剑柄。”蔑天骸笑出声,“真是有勇无谋,愚蠢透顶。”

  “我并不是孤身一人。”丹翡一本正经地说着十分正能量的话,“聚集在此的六名义士,一定会将你诛杀!” “义士?这群货色?”蔑天骸很不给面子地大笑,“锐眼穿杨,泣宵刑亥,居然连鸣凤绝杀也被成为义士了吗?”

  虽然很同意蔑天骸的话,但是他叫无生的语气实在让人很不爽啊……凛雪鸦想,这就更有理由偷走他珍贵的东西了吧?

  “说起来召集起这群人的家伙是什么样的,你当真什么都不知?”蔑天骸继续挑(善)拨(意)离(提)间(醒),见丹翡仍是一脸义愤填膺,当然在蔑天骸看来就是懵逼,摇头,“有趣,就暂且让我欣赏一下你们这出滑稽戏吧。”扔出风笛,抓住魑翼,临走还不忘拉一波丹翡的仇恨值:“你口中的义士究竟能奋战到什么程度,真让人期待。”

  老大已撤,剩下的人也就跑了个一干二净。

  众人顺利上岸,凛雪鸦看到杀无生后背紧绷:“无生,我希望你能记得我我们的约定。”“我可从来没有答应过。”“那好吧。”凛雪鸦叹气。看来真的要改变计划了。

评论(3)

热度(26)

  1. 秩序圣神凹凸曼(・ω・)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