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曼(・ω・)ノ

论兔子与掠风窃尘的兼容性(7)

  最后杀无生还是被凛雪鸦扶出来的。

  本来杀无生让他把解药拿出来,但是凛雪鸦晃着烟管笑得一脸狡黠:“不行哦无生,我可没有解药。”看到杀无生一脸要杀人的表情,又补充道,“无生放心吧,一个时辰之后药效就散了。”

  当两人出来时,最先开口的还是丹翡:“鬼鸟公子,这样没有问题吗?走的速度会有点慢吧?” 杀无生只是冷哼了一声,凛雪鸦却是一副无奈宠溺的样子:“我也不想啊,本来我是想背无生的,可是无生怎么都不同意,真是头痛呐。”

  丹翡点了点头,也不知在点什么。于是平常总是走在第一个的凛雪鸦扶着杀无生落在最后。

  卷残云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殇不患忍不住问他:“那人是谁啊?你这么好奇的样子。”卷残云:“你是哪里人啊?鸣凤绝杀你都不认识?!”“我确实不认识,但看起来不是善茬。”“岂止啊!”卷残云吼完,又有点心虚地回头看了一眼,“没想到鬼鸟小哥和鸣凤绝杀是这种关系啊……”  “是啊,难怪娈娘子这个下场,毕竟长得再好看性别错了也没办法。”刑亥话里略带讽刺,但真当卷残云问娈娘子是谁时又止住了话头。

  凛雪鸦和杀无生走在最后也不妨碍他们把话听个完全,凛雪鸦看杀无生微微皱着眉,道:“无生不要介意,毕竟都是暂时的同伴,去七罪塔还要靠各位的力量呐。”杀无生:“你觉得我连你都忍得下来还会在乎这种话?”“无生对我未免敌意太重了些,我们现在可是同伴。再说如果没有我就没有人扶着无生你了。”凛雪鸦说着把放在杀无生腰间的手臂紧了紧。杀无生冷哼,完全不买账:“不是你我也不会成这个样子。”“我总不能话还没说完就被无生杀死吧?这可是正当防卫。”

  殇不患怎么都还是注意了身后的两人,听完两人的一段对话,一脸复杂地对卷残云说话:“我怎么觉得是鬼鸟单方面对那个鸣凤绝杀有意思?人家都摆明了不想和他说话了。”“我倒不觉得,如果鸣凤绝杀不愿意,我们这里能近他的身啊,再说鬼鸟小哥哪里都挺好,有什么理由拒绝呢?”卷残云回答道,完全没有把殇不患的话听进去。“我也这么认为,鬼鸟公子这样的人真的是让人难以拒绝呢,而且这位鸣凤绝杀公子虽然表情不是太乐意,但是也没有太明显地拒绝不是么。”丹翡道。“虽然你们说得好像很有道理但是我总感觉他们俩气氛怪怪的……”殇不患挠了挠头,“不过这和我也没太大关系,鬼鸟自己的事情自己应该会处理。但是这么半扶半抱的,和直接抱着有什么区别?真是难以理解。”

  杀无生突然想起凛雪鸦的那句“既然无生都不愿意那我只好扶着你了,唉这么疏远真是失落”,看他一眼:“你是故意的?”“话可不能这么说,这可是无生你自己同意的。”杀无生自觉说不过他,偏过头不说话了,一直到晚上客栈投宿也没吐出一个字。

  晚餐桌上卷残云大吃大嚼,真正的风卷残云。尽管鸣凤绝杀的名号让人闻风丧胆,店里的人也跑了个一干二净,但老板没有这个胆来抱怨,还得把这几位爷伺候得舒舒服服的,几乎让他心律不齐。

  凛雪鸦看着饭桌上的菜,像是想起了什么,抬手叫来小二说了点什么。杀无生一直抱臂看着桌子,但面前的食物倒是动都没动。

  “无生,不吃点东西吗?”凛雪鸦问道。“与你何干。”杀无生冷淡地回避了话题。“真是好冷淡啊。”凛雪鸦道。这是小二正好端了一盘子糕点上来,将盘子放在凛雪鸦面前,小心翼翼地退开了。凛雪鸦将那盘桂花糕放在两人中间:“无生不介意的话就吃一点吧。”

  上桌坐下时另外的几人就迅速抢占了各自的位置,看谁舒服坐谁旁边,总之就没有和凛雪鸦与杀无生坐一块儿的,杀无生再不愿意也只能挨着凛雪鸦坐下,凛雪鸦倒是很自然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杀无生看着眼前摆成一朵花的桂花糕,越发觉得凛雪鸦是故意的。杀无生扯掉盘里花朵的一片花瓣,凛雪鸦也拈起一块送入口中:“真是令人怀念的味道,无生你说呢?”杀无生手上的动作一顿:“如果你不想现在就死,那我觉得你最好闭嘴。”

  凛雪鸦眨了眨眼,继续吃着手里的桂花糕,倒是听话地没有再开口。刑亥看到这一幕,讽刺道:“我倒是第一次看到你被这么生硬地拒绝。”

  “确实是一种新鲜的体验,倒也有趣。”凛雪鸦漫不经心地说完,又转向杀无生,“无生,我就说最后一句。一会儿有没有兴趣陪我出去一趟?”杀无生没说话,凛雪鸦也就没再追问,继续吃着糕点。

  吃完糕点,凛雪鸦准备出门,杀无生也起身,跟了上去。“为什么我看着他们俩这么亲密很开心呢?”丹翡道。卷残云赶紧接过话,不放过任何一个夸自己心上人的机会:“肯定是因为丹翡妹妹是个善良的人!”

  此时杀无生和凛雪鸦已经到了街上,看着形形色色的摊位。不少姑娘都对凛雪鸦有些心动,毕竟他长相俊美,还是一身贵公子打扮。但是他身旁的杀无生满面寒霜,还背着双剑,虽然也好看,但气质实在太过凛冽,所以那些小姐也只敢远远地冲凛雪鸦抛个媚眼。

  凛雪鸦把玩着烟管,对杀无生说话:“无生你的表情太吓人了。”杀无生没有理他的废话,问道:“你要去哪?”“等一会儿无生就知道了。”

  两人走着走着看见了一个兔子摊位,凛雪鸦饶有兴趣地走过去,蹲下身看那些挤挤挨挨的毛团子,抱起一只举到自己面前:“无生,你喜欢兔子吗?”那只被举起来的兔子玩命地蹬腿扭腰挣扎,杀无生只是看了一眼:“没兴趣。”

  凛雪鸦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放下兔子继续向前走。没多久两人到了一座楼阁,进去后只看见一块块的石头摆满了台子。

  “这是赌石场。我想无生也是第一次来这里吧?”凛雪鸦说着向前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冲杀无生招招手。杀无生跟上他,向四周望了望,又问:“你要买玉?”“是的。”

  凛雪鸦站在栏杆边,挑了其中一块:“唔……就这块吧。”一边有个锦衣华服的男子,眉眼间满是跋扈,看着就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富家少爷,语气轻佻:“很抱歉啊这位公子,我也看上了这块。”

  “哦?”凛雪鸦终于转头看了他一眼,没想到又碰上了那种让他讨厌的黏糊糊的目光,赶紧回过头不再看他,“那就只好拼一拼财力了。”顺手按住杀无生的手腕,想提醒他不要杀人。

  谁知杀无生其实并没有在意这个人,观察了许久之后看着那堆石头冷笑:“你这不是欺负人吗。”论眼力,谁敢和掠风窃尘比?凛雪鸦笑着对杀无生晃晃手指:“无生,看破不说破。”

  富家少爷看着两人的互动很是不爽,又急于在凛雪鸦面前表现一下,便唤来侍者,说了些什么。没多久台下一声锣响,有人道:“今天咱们赌石场有个特别节目。咱们洛公子和这位白衣公子看上了同一块原石,我们赌石场决定让两位以竞价的方式争夺这块原石。原石起价八十两。”

  杀无生皱眉:“真是麻烦。”凛雪鸦抽出烟管:“确实麻烦,不过来点余兴节目也不错。”

  “这么好的原石八十两怎么够,至少一百两。”凛雪鸦悠然地吞云吐雾。富家公子:“二百两。” “公子真是大方。”凛雪鸦笑道,但是没有去看富家公子,倒是对着杀无生的方向吐了口烟,“那便二百五十两吧。”“三百两。”“三百五十两。”“四百两。”

  两人竞价来竞价去,最后将价格抬到了九百两。富家少爷明显有些怯了,但还是硬梗着不松口。其实最让他气恼的是凛雪鸦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他一眼,目光只落在原石和杀无生身上。

  “一千两!”富家少爷话音刚落,凛雪鸦笑出了声,再次吸了口烟,吐出袅袅白烟,眉眼在烟雾的包裹下显得格外迷离俊逸:“那就罢了。无生,我们再去挑一块吧。”“你说什么?!”“我的财力比不上公子你,只好放弃了。再说为这么一小块鸡血石花一千两太不值了。”

  “你……!”“怎么了?我放弃了不好吗?还是说……”凛雪鸦勾唇一笑,“你根本没有这个财力?”

  凛雪鸦没再管他,对杀无生勾勾烟管:“无生,走吧。”杀无生也沉默地跟上。身后传来富家少爷恼羞成怒的咆哮。

  虽然叫得凶,但是并没有追上来。凛雪鸦又看了几块石头,挑了另外一块,一样的价钱,八十两。

  杀无生对掠风窃尘的眼光倒是不怀疑:“你买玉干什么?”“这也是秘密,无生过几天就能知道了。”
——————————————————————————————
其实赌石什么的百度百科上说是清朝才开始的,但是为了让某人装个逼我也是挺拼的……

评论(5)

热度(31)

  1. 秩序圣神凹凸曼(・ω・)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