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曼(・ω・)ノ

论兔子与掠风窃尘的兼容性(6)

  还是把第五章修改重发了一下,不然自己都看不下去啧啧啧……嗯我知道很ooc,嗯我也知道感情转变非常突兀……但是一切为了无脑甜。嗯……我会尽量避免ooc的。嗯……大概,大概……——————————————————————————

  凛雪鸦再次醒来是在树下。

  天上正下着雨,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衣服也是半湿不湿的。

  等等,衣服?凛雪鸦将手伸到眼前,看到的不再是毛茸茸的兔子爪子,而是人类的双手。

  变回来了啊。凛雪鸦抽出烟管吸了一口,又缓缓吐出。倒是回到变成兔子之前停留的地方了,他的确在树下小憩了一会儿,但是他记忆中并没有下雨,那么……他究竟睡了多久?这几天的经历到底是真实的还是梦境?如果是梦这梦也太真实了一点。

  凛雪鸦静静地享受着烟气包裹的感觉,却怎么都有些怅然若失。突然很想见到无生怎么办……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可恶,湿成这样和游泳渡河有啥区别。” 凛雪鸦放下烟管,勾起唇角。他下一个目标是谁来着?哦,对了,蔑天骸。

  无生……如果放出消息,他会来的。这么想想,还真是期待呢。这么想着,凛雪鸦晃了晃手中烟管:“等等,这位旅人,你该不会是要夺走这把伞吧?”

  ……

  “鬼鸟公子,你还能自由使唤鸟儿吗?”年轻的护印师姑娘语带惊叹。“不,它会把信送到附近的城镇,再由城里的驯鸟师安排其他鸟儿分发给收件人。”凛雪鸦看着鸟儿扑棱棱的飞走,心里想到的却是杀无生头上的羽饰。

  消息已经放出去了,想必无生很快就会来了。正好无生吹笛子也挺在行,那么黑暗迷宫就要多多麻烦无生了。

  “你随时都做好万全准备的吗?”丹翡问道。他确实会在每件事上做好二手准备,至于唯一没有准备的,大概也就只是变成兔子这件事吧。转过身,答非所问的样子:“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犹如一张网,而活用这张网,就是我唯一的优点。”

  “殇大侠真的没关系吗?”凛雪鸦抬起烟管,很淡然的样子:“放心吧,虽然此时分道扬镳,但我们的最终目的地还是相同的。”“是吗……”丹翡还是忍不住又望向了殇不患离开的方向。

  凛雪鸦打量了一下护印师小姑娘,心道果然妖艳型和清纯型都让他提不起兴趣,但是如果变成兔子的经历只是一场梦的话那就真的太可笑了,自己被一场梦硬生生拉断了袖子?说出去怕是连这个护印师小姑娘都不信。

  接下来的事情全部都按照计划在进行,凛雪鸦又获得了狩云霄×1,卷残云×1,以及邢亥×1。

  “你和你师父约好的地点就是在这里吗?”“虽然有些迟了,但他应该还在那里等我。”凛雪鸦道。

  走上阶梯,庙内传来熟悉的笛声,凛雪鸦:“看来他还在。”“啧,这气味有点不爽,我在这里等你们。” 邢亥捂了捂自己的鼻子。卷残云幸灾乐祸地笑了出来:“果然妖魔都不喜欢沉香的味道吗?”凛雪鸦看向面前的鸟居:“我去去就回,麻烦各位在这里等一下。”“诶,鬼鸟小哥你要一个人去吗?”“是的,麻烦各位了。”

  凛雪鸦穿过鸟居,果不其然看到杀无生坐在一块石头上吹着回灵笛。凛雪鸦没有打扰,静静地听他吹完一曲停下来才开口:“好久不见无生,再见到你我好高兴啊。”

  杀无生看他一眼:“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我可不止听到了一个人的脚步声。”“哦?无生是希望有人来打扰我们吗?”凛雪鸦道,抽出烟管吐了个烟圈。

  “呵。”杀无生冷笑,抽出剑指着他,“你的废话我听得够多了,凛雪鸦,我应该说过,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你。”“是啊,我当然记得。但是无生,也不必这么急嘛,我们可以先叙叙旧,你再动手也不迟对不对。反正我就在你眼皮底下也不可能溜之大吉。”

  “哼,你脚底抹油的本事让我可不敢保证。不过回灵笛在我手上,想你也不会溜走。”  “就是这样。所以无生可以放心了吗?”凛雪鸦笑着向杀无生吐了口烟。

  杀无生:“但我和你也没什么好说。”“无生对我没什么好说,但是我可有话问你哦。”凛雪鸦往杀无生的方向走了几步,“比如说,无生有没有养过兔子一类的东西?”杀无生皱眉:“与你何干。”

  “无生不愿意说没关系。”凛雪鸦笑得像只狐狸,“我自然有办法验证。”说着又往杀无生的方向挪了几步,直直对上杀无生的剑锋。“你想干什么?”凛雪鸦的胸口离剑锋只剩几寸,脸上偏生还是笑着的,像是掐准了杀无生不会一剑刺下去一样。

  这时杀无生不却知为何全身都软了下来,只能半跪在地,拿剑撑住自己:“你!你什么时候……!”

  “就在抽出烟管的那一刻哦。”凛雪鸦蹲下身,抽掉杀无生的剑,将他抵在石头边,手指却抚上了杀无生脖子。

  “你要杀就赶紧。”杀无生偏过头不去看凛雪鸦。两人此时距离极近,有种耳鬓厮磨的感觉,这让杀无生很不习惯。

  “无生真是说笑了,我怎么会杀了无生呢?”凛雪鸦拨开杀无生的紫发,轻轻抚上那块结了痂的齿痕,笑得更开心了。

  杀无生浑身的毛都几乎竖了起来:“你到底想干什么?!”凛雪鸦的手指在杀无生的脖子边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抚着,杀无生全身发抖,似乎奋力想要挣脱,奈何身上根本使不上力。凛雪鸦却是得寸进尺,干脆将整张脸都埋进了杀无生的颈窝:“无生的反应真是有趣。”

  “鬼鸟小哥你怎么这么慢,我们都等不及了……喔!”卷残云看到两人的姿势连退了几步,赶紧转身拦住身后的众人,“鬼鸟小哥好像在干正事,我们还是再回庙外等等吧……”

  “你在说什么傻话啊阿卷,能有什么正事……喔!”狩云霄一把拉开卷残云,几人看到凛雪鸦和杀无生的样子皆是一愣。“这个……我们好像打扰了鬼鸟的好事……”殇不患扶额。“这么看来确实有点呢,不如各位还是回庙外等等吧。”丹翡道。“哼!”这是邢亥的反应。

“好了好了,我们走吧。”几人说着话走掉了,丹翡临走前满脸复杂:“那个……鬼鸟公子,请你稍微快一点吧。”

  “好的好的,丹翡姑娘,请你转告各位,我很快就出来。”凛雪鸦道,又一头埋进了杀无生的颈窝。丹翡:“……”

  丹翡走了,杀无生看着靠在自己身上浑身发抖明显是在憋笑的某人:“好笑吗?”“抱歉抱歉,无生,我也不知道他们会这么想啊。”凛雪鸦扶额,但是看不出任何头疼的样子。

  明显就是故意的。杀无生只恨自己拿不起凤啼双声,否则一定要捅他个对穿。这样玩他有意思吗?

  “我们还是说正事吧。”凛雪鸦道,“简单来说,我的下一个目标是蔑天骸,但是想到达七罪塔,还是需要无生回灵笛的帮助。”  “我记得你给你师父的信件中说的可是天邢剑。再说我为什么要帮你?”

  “目标是森罗枯骨的事情我可是只告诉了你一个人哦,无生。所以还请无生不要告诉其他人。”凛雪鸦笑了笑,“至于为什么要帮我,无生不是一直想杀我吗?等目的达成,我会将我的人头双手奉上。如何?”

  “当真?”“那是当然。”凛雪鸦笑着站起身,“至于现在,我们要出去了,但是无生不能动了,那么,你是想要我背你出去还是抱你出去呢?”

————————————————————--------------------------崩坏小剧场:

杀无生:“都不想,滚。”凛雪鸦:“……难道是扛?!不行无生这样实在太毁形象了,我是不会答应的。”“滚!”

评论(9)

热度(30)

  1. 秩序圣神凹凸曼(・ω・)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