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曼(・ω・)ノ

论兔子与掠风窃尘的兼容性(5)

凛雪鸦待在杀无生肩膀上回客栈,一路上盯着那个一小块齿痕不转眼睛,最后还是忍不住上去舔了舔。

脖子本就是敏感部位,被这么一舔杀无生整个人一抖,一把拎起兔子,将他举到面前:“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还有这种癖好?还是说兔子其实都喜欢这样?”

凛雪鸦摆动爪子,惹得杀无生一愣:“怎么了?” 看兔子的样子似乎是想够自己的脸,杀无生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兔子凑近了自己的脸。

  但没想到兔子用两只爪子扒住杀无生的两边脸,拿粉红色的湿润鼻头蹭了蹭杀无生的鼻尖。

  杀无生赶紧将兔子放回肩膀上,莫名有些不自然,怎么感觉像被一只兔子占了便宜?

   回到客栈还是一片夜色深沉,杀无生决定再多睡一会儿,于是很快脱了衣服抱着兔子躺进床铺。

  杀无生睡了,凛雪鸦也没打算再折腾杀无生,也蜷在杀无生胸前睡着了。

  第二天凛雪鸦对着杀无生时不时地蹭两下,占点便宜都算不上的小福利,但是杀无生只当是兔子撒娇,也就由着他来。

  凛雪鸦这时却突然有点嫌弃这副兔子身躯了,因为杀无生就算被他亲了脸颊也没什么反应,只当是兔子调皮。

  他忍不住想,如果他是人身,杀无生会有什么反应?那苍白寡淡的脸上会不会染上一抹桃色?杀无生的脸要是染了红晕会是什么样?想想就令人好奇。

凛雪鸦几步跳到杀无生的手上,再顺着手臂爬上了肩膀,照着喉结用兔耳朵扫了扫。杀无生无奈地把兔子抱下来,抵住他的额头:“你今天怎么了?昨天晚上出去被不干净的东西找上了?”

  这戳到了凛雪鸦的痛处。凛雪鸦毫不客气地伸手挠了他一爪子。然而兔爪子毛茸茸的,一爪子下去不痛不痒的,反而把杀无生逗笑了,抓住他伸过来的爪子晃了晃:“要不是你今天怎么这么粘人?”凛雪鸦拉回自己的爪子,又“啪叽”一下黏回了杀无生身上。

  现在不趁着兔子身体正大光明地多占点便宜,等变回人身谁知道按照杀无生的别扭性子还会不会给他多碰一下。

  但是这个兔子样子杀无生什么感觉都没有,欣赏不到无生的窘迫表情有点可惜。啊,不是可惜,是非常可惜。

  所以说这个兔子身躯真是让人喜忧掺半呢。

  这么想着,拿爪子勾了勾杀无生脖子边的紫发。

  他以前倒是看到过街上黏黏糊糊的小夫妻,两个人挨得紧紧的,仿佛长在一起,他对此一直挺不屑的。但是自己亲身经历了才知道,这种想靠近的心情实在是难以遏制。

  凛雪鸦一直是一个无情之人,他记得以前邢亥问过他:“凛雪鸦,像你这样的无心之人,究竟什么样的人才会让你动心呢?我很好奇。”

  他当时只是冷冷一笑,无视了邢亥,话里带着讽刺:“总之不会是妖艳型的。” 现在想想,难怪自己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女人都一点动心的感觉都没有,原来自己是个隐藏的断袖?

  凛雪鸦从来不在意外界眼光,所以不觉得喜欢一个男人有什么不对,他只是不明白,自己那三年里什么感觉都没有,但为什么变成兔子后会这么轻易地对杀无生动心,还是说其实自己早就有了感情,只是自己没有发觉?又或者因为杀无生的感情沉重到自己都忍不住去回应?

杀无生的感情确实是他见过最难以理解的,明明喜欢到魔怔,却还是死死地瞒着,宁愿折磨自己也不透露出分毫。而且泣宵邢亥和娈娘子也经历过和杀无生类似的过程,但当她们两人发现自己被骗后恋情都烟消云散,留下的只有恨意。而杀无生甚至是一个比她们还骄傲的人,为什么还会保留这份恋情?

  也许正是因为太奇怪,让他也摸不清根底,所以他才会正视杀无生,正视这份感情?

  但不管如何,他确确实实有了世人所说的动心的感觉,甚至强迫自己记起了很多关于杀无生的细节,比如他喜欢向右侧着睡,发呆出神时右手指尖会无意识地敲着什么东西,情绪起伏时会吹笛,甚至现在回忆起那三年,记得的也是些带着暖色的画面。

  可能这就是爱的力量?

  他这么想着,又蹭了蹭杀无生。杀无生被他蹭得无奈,忍不住伸手戳了戳他的尾巴。凛雪鸦尾椎骨又是一阵酥麻,抖了抖耳朵,再次一口咬住了他的手指。

  啧,还是快点变回人身吧。

————————————————————于是他就真的变回去了(・ิϖ・ิ)っ

评论(6)

热度(31)

  1. 秩序圣神凹凸曼(・ω・)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