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曼(・ω・)ノ

论兔子与掠风窃尘的兼容性(3)

  小二动作挺麻利,很快姜汤就准备好端上来了,还附带了一碟桂花糕。不过进来时一扫一开始的热情,整个人战战兢兢的,想是客栈老板对他说了什么。

  但杀无生也并不在意小二突然的态度转变,注意力全在手底下的这只兔子上。

  杀无生一回到客栈就找了块干净布料给兔子擦干,等擦得差不多了才放下那块湿布,半倚在桌边看着兔子。

  凛雪鸦已经习惯了杀无生的目光,还是该干啥干啥。他抖了抖身上的毛,换来了杀无生的一阵抚摸。

  但凛雪鸦被杀无生摸得一激灵,强行从他手下挣脱了出来。杀无生虚握了一下自己的手,像是察觉了什么,收了回去。

  杀无生的手从掌心都指尖都是冰冷的。他到现在都没有换下那套湿漉漉的衣服,紫发也湿哒哒地黏在身上。真是完全不会照顾自己啊。凛雪鸦心想,跳到瓷碗旁边,想提醒他喝姜汤。

  但杀无生对自家兔子的行为并没有什么反应,盯着瓷碗上蒸腾的热气又陷入了深思。

  已经是深秋时节,又是凄风苦雨的天气,姜汤冷得很快,凛雪鸦待在碗旁边,感受着姜汤由热变温最后转冷,想着又浪费了一碗姜汤,就看到杀无生端起碗,将已然冰凉的汤一饮而尽。

  杀无生放下碗咳了几声,眉头皱得死紧,一块桂花糕入口表情才好了些。姜汤本就不太好喝,冷掉了就更难入口,而且杀无生还说过自己讨厌姜的味道,露出这种表情也在情理之中。

  但是既然不喜欢姜汤,为什么要接受小二的提议,又是为什么要特意等到姜汤冷透了再喝?凛雪鸦忍不住看向杀无生,此时杀无生半倚在桌边,双目微闭,面无表情,也不知在想什么。

  凛雪鸦突然觉得自己其实并不是那么了解杀无生,至少此时他并不知道杀无生脑中出现的是谁的身影。

  热水也准备好了,杀无生沐浴去了,凛雪鸦盯着被吃了一半的桂花糕,突然想起来自己以前和杀无生说过自己很喜欢桂花糕……凛雪鸦觉得自己好像察觉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杀无生很快洗完出来了,几口吃完剩下的糕点,一把将兔子抱进怀里躺到了床上:“睡吧。”

  凛雪鸦蜷在杀无生胸前,周围都是杀无生还带着水汽的紫发,想着无生果然不会照顾自己啊,也睡了过去。

  半夜凛雪鸦是被勒醒的。

  杀无生的右手肘紧紧地将兔子环在胸前,表情很有些痛苦,满头冷汗。凛雪鸦想着杀无生怕是做噩梦了,只好使劲划动自己的兔爪子,想叫醒杀无生。

  最后杀无生醒倒是醒了,但是怕是惊醒的。因为他醒来时目光惊惧,环视了一下四周才慢慢地松开臂弯里的兔子。

  杀无生轻轻摸了摸兔子头顶,轻声道:“对不起啊,我又梦见他了。”

  她?还是他?杀无生在说谁?凛雪鸦忍不住跟着往下想。

  杀无生下床,站到窗边一把拉开窗户,大风伴着雨丝呼地一下刮了进来,冷得凛雪鸦一抖。

  但杀无生站在窗边,完全没有要避开的样子,任凭雨丝落在身上。一直到手脚冰凉,杀无生才关上窗户,走回床边,将额头埋进兔子毛里。

  凛雪鸦这次没有挣脱,他能感受到杀无生满满的纷乱情绪。许久,杀无生开口:“雪牙,我又梦见他了。”

  所以说这个他(她)到底是谁?

  “大概是那碗汤的联想吧,我看到他坐在桌子边对我说‘无生小心着凉’。”

  这么亲昵,连无生都叫上了?

  “我看到他在做笛子,说要送给我。”

  定情信物都送上了?

  “然后那只笛子就变成了一支箭扎进了我的脚踝。”

  等等这个剧情似曾相识?

  “接着他头也不回地走了。”杀无生加重了抓住兔子的手劲,有些失控地大笑出声,“为什么啊,为什么我还是忘不了他?”

  难道……

  “明明那三年都是我一厢情愿,都是骗局,为什么我还是……”杀无生放开兔子,拿手遮住自己的半边脸,几乎是微不可察的一句话,“为什么我还是喜欢他?”

  凛雪鸦彻底被雷了个外焦里嫩。
————————————————————
决定强行加快剧情,换成雪鸦线,剧情够虐了,只想看无脑甜,决定快点快进到雪鸦宠无生(然而似乎有一点违和)

评论(11)

热度(29)

  1. 秩序圣神凹凸曼(・ω・)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