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曼(・ω・)ノ

论兔子与掠风窃尘的兼容性(2)

逻辑不存在,只有ooc,一切都是为了无脑甜而存在——————————————

  这是凛雪鸦变成兔子的第三天。

  三天的时间下来,凛雪鸦试了作为一只兔子能试过的各种方法,仍旧没有办法恢复原样,渐渐也就习惯了。

  他倒是不急,因为他总感觉自己一定会变回去。所以在这几天里,除了瞒着杀无生坚决不吃胡萝卜之外,他一直是一只合格的兔子。好在这只被附身的兔子也没有饥饿感。

  而且就在这三天里,他发现了一些他不知道的杀无生的隐藏属性。

  本来他一开始对杀无生并没有太大兴趣。作为掠风窃尘,已经偷盗过一次的宝物他从来不屑于再偷第二次。但是现在作为一只兔子,他除了观察自己的饲主实在没什么事做。而且不得不说,杀无生的隐藏属性再次勾起了他的兴致。

  杀无生的隐藏属性很多,比如他一日三餐都会准备明显是两人份的食物,自己吃得却不多,每次都会剩下一份;

  再比如杀无生每天晚上都会点一小份桂花糕作为宵夜,但在那同游的三年里,杀无生从来没有对甜食产生哪怕是一点点的兴趣,极少数的几次都是自己好劝歹劝才极不情愿张嘴咬下一小块;

  其实最让凛雪鸦困惑的,是杀无生经常看着自己,或者说这只兔子陷入沉思,目光居然有些缱绻。凛雪鸦当然知道他在透过兔子看另外一个人,但他想来想去能让杀无生露出这种表情的人几乎是不存在的,即使是在那三年的最后时光里,杀无生看他的眼神里多了柔软,也不会有这种带着眷恋的眼神。

  凛雪鸦正在思考,冷不防又被杀无生摸了一把头顶的兔毛。这已经是今天不知道第几次了。虽说养了兔子不摸简直是浪费,但是按杀无生的这种摸法,这只兔子真的不会被摸到头秃吗?!

  “雪牙,我要出去一趟,你乖乖待在这里等我。”

  凛雪鸦赶紧扒住杀无生的手,可怜巴巴(并不)地看着他。“你也想去?”凛雪鸦拼命点头。

  开玩笑,他都好几天没出去了,一直闷在客栈里都要长蘑菇了。杀无生思考了一下,最终看着兔子的红眼睛还是心软了。

  “那好吧。”杀无生一把将兔子提溜起来放在了自己肩头:“走吧。”

  杀无生此时背着凤啼双声,一身肃杀之气,凛雪鸦一眼就能看出他要去杀人。但是他并不担心,毕竟杀无生的实力他也清楚,能与他比肩的屈指可数。

  接下来的事情很简单,几十个人围住杀无生说了几句经典台词,无外乎就是“受死吧鸣凤绝杀”,然后就被杀无生一剑捅死。

  为了照顾肩头的那只兔子,杀无生的动作没有很大,但还是不可避免地溅了些血在兔子上。

  杀完最后一个人,杀无生看了看一身狼狈的兔子,用没有握剑的那只手戳了戳兔子的额头:“早知道不带你来了。”

  凛雪鸦感受了一下全身黏糊糊的鲜血,一直都有点洁癖的他不由得有些烦躁。

  或许是上天听到了凛雪鸦的抱怨,于是降下了暴雨,兜头淋在凛雪鸦头上,很快就把他身上的血洗了个干净。

  理论上来说没毛病,如果忽略全身的毛都湿了个干净的话。

  杀无生护着兔子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客栈,却还是免不了一身狼狈。进客栈时客栈冷冷清清的,只有老板和一个昏昏欲睡的跑堂小二。

那小二似乎有点孤陋寡闻,并不认得他,听到动静就热情地迎了上来:“这位客官您是要打尖还是住店啊?”

  “准备一桶热水送到楼上第二个房间。”“好嘞!对了这位客官您看您全身都湿了,不如让厨房给您备一碗姜汤暖暖身子吧,不然感染了风寒可就不好了。”

  杀无生离开的脚步顿了一下,回答道:“那就和热水一起送来吧。”“好嘞!”

  目睹了整个过程的凛雪鸦觉得有点,不,是很有一点不爽。

  他记得三年前也出现过类似的状况,那时候的他也给杀无生叫了一碗姜汤,但杀无生说自己讨厌姜的味道怎么也不肯喝,一直到姜汤冷了不能喝了,他才亲自动手把那碗姜汤倒掉。

  现在一个小二随口一说@杀无生就答应了,怎么,难道他掠风窃尘在杀无生心里还比不上一个路人甲?

评论(4)

热度(28)

  1. 秩序圣神凹凸曼(・ω・)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