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曼(・ω・)ノ

论兔子与掠风窃尘的兼容性

 凛杀原著太扎心了,所以对于这个,只有一句话,我要无脑甜! 

——————————————————————————————————-凛雪鸦醒过来的时候感受到一股暖意,他本能地往那边靠了靠,触到一片说软不软说硬不硬的东西时猛地清醒了过来。入眼的是一片苍白的皮肤,带着些病态。隐隐地能感觉到心跳声。


  这是一片胸膛。凛雪鸦脑中警铃大作,往上望了望,却发现自己根本抬不起头。嗯?怎么回事?凛雪鸦看了看自己,却只看见一片白毛。


  白毛?凛雪鸦抬手,只有一只毛茸茸的爪子在眼前晃来晃去。凛雪鸦第一次这么焦躁,动了半天才勉强看清楚,自己似乎变成了一只兔子?


  正当凛雪鸦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办的时候,头顶一阵暖意:“雪牙,别乱动。”


  雪鸦?雪牙?凛雪鸦细细想了想,突然觉得这声音十分熟悉,低沉却好听。再看到周围散落的紫发,立刻就明白了身边的人是谁。


  杀无生。那个他费了三年心机好不容易偷到手又弃如敝履的珍宝。没过多久杀无生起身梳洗去了,临走时又摸了摸他的头:“乖乖在这里等我。”


  凛雪鸦还是第一次看到杀无生紫发散落而且没有戴那黑色额饰的样子,肤色苍白中有些带青,尤其是他对着自己或者说这只兔子时还露出了难得一见的柔和表情,薄唇微抿,像是要笑又不知道该怎么笑的样子。没了平日那份阴沉肃杀,反而显得有些清俊有余凌厉不足。


  凛雪鸦饶有兴致地看着杀无生一点点束好发穿好衣服背着凤啼双声出了门,他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既来之则安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兔子,但是作为掠风窃尘,他要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杀无生差不多一刻钟之后就回来了,手上的托盘里放着两碗米粥,一碟小菜外加两碟包子。无生的早饭很素淡呐,就是好像有点多?凛雪鸦想着,接着自己就被抱起来了。


  杀无生拎着兔子把他放到了桌子上,又顺了一把兔子的白毛,然后放了两块胡萝卜块在兔子面前:“吃吧。”


   凛雪鸦如临大敌。


  等到杀无生吃完早点放下筷子准备收拾托盘离开时,凛雪鸦仍旧没有碰过那两块胡萝卜。杀无生把他提溜起来上下看了看:“怎么不吃?生病了?”好像这只兔子真的会给他回应一样。


  凛雪鸦拼命挣扎了两下,跳回桌子上装模作样地抱着胡萝卜块啃了起来。杀无生这才又摸了摸他的兔耳朵,拿着托盘出去了。


  杀无生出去之前凛雪鸦看了看托盘里的东西,里面还有一碗粥和一碟包子完全没有动过,就连那碟小菜也只是稀稀拉拉地动了两筷子。那么问题来了,杀无生为什么要多准备一份早餐?起初他以为是杀无生每天体力消耗大吃得也就多,但是现在看来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而且他还是第一次知道杀无生会对兔子这种软绵绵的东西感兴趣。


  凛雪鸦慢慢地眯起了自己的兔子眼睛。有趣,看起来我对你的了解似乎还不够啊,无生。


评论(6)

热度(36)

  1. 秩序圣神凹凸曼(・ω・)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