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曼(・ω・)ノ

祖母悖论(3)

  雨最终还是落了下来。

  “等等等等,你今天要是走了,我这个店也就没了!”客栈门口,一个中年男人死死地抓着另一个看起来很有些圆润的男人的袖子,满脸的欲哭无泪。

“掌柜的,算我求你了,我家里还有老婆孩子呢!”圆润男人甩开店主人的手,望望门外纷乱的雨幕,还是脚步匆匆地冒雨走了。

 店主人颓然地放下手,看看门外,长叹了一口气,干脆在门槛上坐了下来。

“这样看来今天的晚饭有点悬呢。”锦衣华服的银发男子出现在店老板的身后,慢悠悠地吸了口烟。店老板回头看他笑意盈盈的脸,却硬生生地出了一后背的汗:“这位公子您稍安毋躁,小人绝对不会少了您二位的餐点!”

  “跟我说可没用啊,这要问无生了。”银发男人回头去看站在楼梯口正欲下楼的杀无生,“对不对,无生?”

  杀无生没说话,店老板确实是吓得话都说不出了。满脸的“吾命休矣”的绝望。“无生,你看你把掌柜的请的厨子都吓跑了,我今天的晚饭可要由你负责了。”掠风窃尘道。

  但是杀无生并不买这个账:“你不会自己出去买?”“可是无生,外面这么大的雨,我又没有备伞,你忍心让我冒着雨出去吗?”杀无生将目光转向一旁的店老板,店老板仍旧处于失神状态,杀无生直接转身走了。

 “无生,你要去哪里?”“后厨。”“???”这回轮到掠风窃尘惊讶了,“无生,你会做饭?”

 杀无生没说话,等到到了后厨才开口,有点无奈的样子:“毕竟有时候也会有这种情况。那个人。”杀无生停顿了一下,似乎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那个杀无生没有给你做过饭吗?”“这倒是没有。好像我和无生并没有遇到这种情况。”掠风窃尘看他拿着菜刀切菜,一身的煞气,硬是把菜刀用出了凤啼双声的气势。

  此时店老板终于回过神,进了后厨笨手笨脚地生火,杀无生和掠风窃尘也暂时止住了话头。

  等店老板生好火,杀无生已经切好了菜,掠风窃尘看着砧板上薄薄的青椒片,赞叹道:“无生的刀工很不错呢,也许可以考虑一下转行?”杀无生:“你这是在嘲讽我?”“哪敢呐无生。”掠风窃尘道,“需要我帮忙吗?”

  “你?”杀无生看了掠风窃尘一眼,“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掠风窃尘一愣,随即笑出了声:“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评价我。”“你会做饭?”“当然不会。君子远庖厨啊无生。”“我不是君子。倒是你,不会做你笑什么。”“我这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有烟火气息的评价,觉得有趣而已。”

  确实,在掠风窃尘的记忆里,对他的评价总不过是些“闻名东离的怪盗”之类的话,还没有人关心过他是不是会做饭的事情。

  杀无生回头看他,见他一身出尘的白衣,偏偏站在柴火堆旁边,怎么看怎么违和:“够了,你出去。等会衣服弄脏了。”

  掠风窃尘就笑,笑容里带着几分促狭:“无生你说得像是要给我洗衣服似的。”然后就被杀无生推出了厨房。

  等到杀无生做好饭端上楼,发现门是关着的,但没锁。杀无生也没想太多,直接单手拿着托盘,一手推开了门。

  接着就看到衣服脱了一半的掠风窃尘背对着他,听到声音回头看了一眼:“无生?”杀无生看着裸着上身的掠风窃尘愣了几秒,随即反应过来,说了声“抱歉”后刷地关上了门。

  过了一会儿门内传来模糊的声音:“无生你可以进来了。”杀无生进门将托盘放在桌子上,不远处的凳子上散着一堆蓝白的衣服,像是杀无生小时候听过的故事里貌美狐妖留下的妖精蝉衣。

  桌缝里插着一根糖葫芦,而衣服上带着潮气,所以杀无生只能得出一个有点荒唐的结论:掠风窃尘冒着雨出去,买了一根糖葫芦回来。

  开玩笑的吧。杀无生摇头。但比起这个,他倒是更关心另一个问题。

  没多久掠风窃尘出来了,只穿着一件白色的单衣,银发散乱,还带着水汽。掠风窃尘找了件披风披上,坐到桌前:“无生你做了什么?有点期待啊。”

  菜色很简单,一盘炒青菜,一盘辣椒炒肉,还有一条鱼,只是被辣椒盖了个严实。掠风窃尘夹了根青菜:“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不过看不出无生你口味挺重的,看来这家店辣椒准备得不少。”

  “以前做的都是这几盘菜,下意识就这么做了……你不喜欢我就重新做吧。”“诶,我也没说不喜欢啊。”掠风窃尘止住他要起身的动作,“不过无生你说下意识是怎么回事?”“没什么。”“说吧无生,我很好奇。”掠风窃尘笑意盈盈地看他。

  “我少年的时候给师父做饭,师父每天都吃的这三盘菜。”“那你是和师父一起吃?”“一开始是,后来就不是了。我到十六七岁的他已经收了不少徒弟了,自然不缺人给他做饭。”“每天都吃啊……不会腻吗?”“这是师母生前常做的菜。他说我做的味道和师母有几分相似。”杀无生冷笑,“可能这就是他教我比较认真的原因。”

  “无生见过你的师母吗?”“小时候见过,身体一直都不好,很早就死了。”“……听起来无生和你的师父关系也不坏的样子。”“我不这么认为。”杀无生道。

“对了。”杀无生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斟酌怎么开口,“你背后的伤,怎么回事?”“伤?”掠风窃尘愣了一下,“你看见了?” “这么长想不看见都难。”

  那道伤口虽然已经愈合,但是伤痕从左肩一直连到后腰,在掠风窃尘的莹白肌肤上显得更加狰狞,一看就知道那道伤口当时害得掠风窃尘几乎殒命。

  掠风窃尘沉默了一下:“没什么,要让无生原谅我,总得付出点代价。”“……”杀无生也不知道该接什么了,只能沉默地消灭饭菜。

  一顿饭吃完,杀无生收拾碗盘走了,掠风窃尘拿过糖葫芦,一口咬下一个山楂,连带着把下面那个山楂的糖衣也弄了下来。

  杀无生回来,掠风窃尘冲他晃了晃那根糖葫芦:“无生,你吃吗?”杀无生刚准备说不吃,糖葫芦已经戳到了他嘴边。

  这下想拒绝都难了。杀无生没办法,张口咬下那颗山楂,嚼了两下立刻皱起了眉:“啧,这么酸你也吃得下去?”“……无生你果然没吃过糖葫芦。你这样我一点成就感都没有。”掠风窃尘浮夸地叹了口气,又咬了一颗,看杀无生吃完那颗没有糖衣的酸山楂,又把糖葫芦递到他嘴边:“再尝尝?”

  掠风窃尘的表情里带着几分哄诱,杀无生把到了嘴边的拒绝的话咽下,又就着他的手咬了一颗。一开始是糖衣的甜腻,咬碎后山楂的酸味涌出来和糖衣的甜混在了一起,果然是和刚刚完全不同的味道。

  “你刚刚果然动了手脚。”“只是不小心把那颗山楂的糖衣咬掉了而已。”掠风窃尘看到杀无生有些奇怪的表情,想了想补充道,“放心无生,我是咬上一颗的时候连带着扯下来的,不是舔的。”

评论(1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