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曼(・ω・)ノ

祖母悖论(2)

“也就是说,你是未来的凛雪鸦?”杀无生问道。
  虽然掠风窃尘解释了一番,但是杀无生仍旧没有放下戒心,坐在掠风窃尘对面,身体绷得像一把拉满弦的弓。
  掠风窃尘点头,看到杀无生还是一副戒备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无生,你没有必要这么紧张。我和那个人怎么说都是不一样的。所以接下来的几天,我希望无生和我能和睦相处。”
  杀无生没有正面回应,只是冷哼了一声。掠风窃尘也不继续解释,只是伸手去拿自己一开始带着的那个纸袋子。
  那个袋子在掠风窃尘进门之时就被他放在了桌子上,所幸还没有被杀无生的剑气劈成两半。
  掠风窃尘拿到纸袋后将里面的东西倒在了桌上,是一颗颗圆滚滚的栗子。杀无生没有吃过这种闲散小食,就多看了两眼:“这是什么?”
  “这是栗子。”掠风窃尘说着将纸袋撕开,又三两下折成了一个纸碗的样子,“说起来,那边的无生挺喜欢吃栗子的。所以我觉得你也应该会喜欢吧。”
  杀无生伸手拿了一颗,看着一边圆一边扁的栗子却不知道怎么办。
  掠风窃尘几下剥开了一颗,将栗子肉放进纸碗,迅速开始剥另一颗:“无生像我这样把栗子壳剥掉就好了。”
  杀无生看掠风窃尘手指灵巧地翻动两下,一枚完整的栗子仁就落在了纸碗里,纤长白皙的手指连剥起栗子来都是一道风景。
他学着掠风窃尘的样子想在栗子身上破开一道口子,谁知用力过猛,栗子连壳带肉直接破成两半飞了出去,杀无生指尖只剩下了一点碎成粉的栗子仁。
  “噗。”掠风窃尘很不给面子地笑了出来,“看来无生比起在栗子身上破口子,更擅长在人身上破口子。”
  杀无生表情阴沉地拍掉手上的栗子粉,也不打算去再拿一颗自取其辱了。掠风窃尘却将纸碗推向杀无生,里面已经堆了十几个栗子肉了:“吃吧,无生。”
  杀无生低头去看面前的纸碗:“你不吃?”“说实话我并不是很喜欢栗子这种东西。会去买也只是因为无生喜欢而已。”
  那个无生自然是指的另外一个自己了。杀无生伸手拿起一颗栗子,放进嘴里尝了尝。掠风窃尘盯着他:“好吃吗?”
  杀无生转过头,避开他的视线:“还可以。”掠风窃尘又笑了出来,杀无生皱眉:“笑什么?”“你和他果然是一个人,连吃栗子的反应都一样。”掠风窃尘边笑边开始剥另外一颗栗子,“不过无生喜欢就太好了。”
  “他吃这个也是……这样?”虽然杀无生没有明说,但掠风窃尘也懂话里的意思,回答道:“确实是,但也有点不一样。”我都是喂到嘴边的。掠风窃尘在心里补充道。
  杀无生也不继续问了,继续吃着纸碗里的栗子肉。
  其实这个也不是太好吃,虽然一开始吃的时候确实软糯甘甜,但是他杀无生从来就不是对这种东西感兴趣的人。杀无生想,如果另外的那个杀无生和自己的心情是一样的,那么他应该也不是真的喜欢这个栗子,只是喜欢面前这个人亲手给他剥栗子的那份体贴。
  ——————————————————————————
“大概就是这样吧。”杀无生说道。凛雪鸦第一次觉得自己言语有些匮乏,只能保持沉默。
  在阻止杀无生一剑砍死自己后,他套了半天的话,发现这个杀无生似乎是半年后的杀无生。也就是说,自己半年后和杀无生成了恋人?
真是笑话,且不说他对杀无生完全没有那种意思,现在杀无生恨不得把他食其肉寝其皮,又怎么可能原谅他?
  本来他觉得杀无生会愤怒会怨恨,甚至追杀他,但是时间长了,他总会淡忘,重新去追逐自己的剑道,即使不原谅他,也不会永远跟在他身后,从此他们两人江湖不见,才是可能性最大的结局。
  现在他告诉自己,自己在未来和杀无生成了恋人?开什么玩笑!
  凛雪鸦想着,“啪”地将桌上的瓷杯捏成了几瓣。杀无生听到声响一愣,赶紧去捉凛雪鸦的手,想看看他受伤了没有:“掠你干什么?”
  杀无生脸上那满满的担忧怎么看都不像是装出来的,凛雪鸦看到了心头不知为什么一阵烦躁,躲开杀无生的手:“我没事。还有,我和那个掠风窃尘不一样,你还是不要这么叫我的好。”
  杀无生收回手,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你不相信我刚刚说的话?”“真要说也不是完全不信。”
  “不相信和杀无生成了这种关系么?”“……确实有点难以置信。”“所以你觉得那个掠还是在骗我?”
  凛雪鸦:“除了这个我想不到更好的理由。说起来你可比那个无生聪明多了,居然知道我想说什么。”“相处久了自然会多了解一点。再说……”杀无生摇头,“你也没有给他了解你的机会不是么。”
  凛雪鸦决定绕开这个话题,所以他重新问了个其他的问题:“说起来我倒是想知道无生为什么会和另外一个掠风窃尘分开呢?”“他去买栗子了。”“栗子?”凛雪鸦挑眉,“看不出无生你居然喜欢栗子这种小食。我记得你应该是不喜欢吃点心一类的东西的。”
  杀无生一愣:“我以为他喜欢……”“怎么可能,我一般不吃这种需要剥壳的东西。”“为什么?”
  “一方面是因为剥壳太麻烦,我是一个挺懒散的人。另一方面……”凛雪鸦看了看自己的手,“剥壳可能会伤到手。对于盗贼来说,手的灵巧和敏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一般会避开那些可能伤到手的事情。”
  杀无生沉默了。他想起那天晚上掠风窃尘兴致勃勃地拿回来一袋热乎乎的栗子:“无生,我在街上看到了栗子,我猜你肯定没吃过,带回来给你尝尝。”
  当自己笨手笨脚的剥坏了两个之后,掠风窃尘笑着阻止了自己的第三次尝试,亲自动手给他剥了一个,送到他嘴边:“无生,张嘴。”
  自己咬下了那颗还温热的栗子肉,软糯甘甜,还带着温暖,还有掠风窃尘带着笑意的眼睛,让人忍不住跟着心情愉悦了起来。
  也许是那个时候自己的表情让掠风窃尘误会了什么,他继续剥了很多颗栗子,送到自己嘴边,笑着看自己吃下去。
  现在想想,那天晚上他确实没吃几颗,但还是一大早出去买,大概他觉得自己很喜欢吃栗子?只是他不知道自己喜欢的并不是栗子本身。
  想不到天下闻名的掠风窃尘居然也会误会这种东西。杀无生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
  坐在他对面的凛雪鸦看到杀无生难得的笑容柔和,忍不住问他:“你想到什么了?”“我在想,能让你亲自动手剥栗子的,是否就是你珍视之人。”
  凛雪鸦一下子就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皱起了眉头:“你是说真的?”看杀无生认真地点了头,凛雪鸦闭了嘴陷入沉思。耳边杀无生的话还在响:
  “其实你也不是完全不信吧?不然你刚刚为什么会情绪失控到捏碎瓷杯?”
  “而且你一开始看到我脖子上的吻痕的时候,语气刻薄得不像你。为什么呢?现在再想一想,你对那个杀无生真的半点感觉都没有吗?”
——————————————————————秋天到了,该吃栗子了

评论(17)

热度(55)